2012年6月23日 星期六

環境的變遷 , 需要人類的與時俱進 .


以往需要老師苦讀專業科目內容之外 , 還得準備教材 , 因此現代有參考書業者 , 以及補習班 , 要來填補學校教育的不足 .


網路時代來臨 , 無論是 儲存 / 處理 / 顯示 / 傳輸 資訊 的 容量與能力 , 都已經滿足了 教材整備的大環境這也讓另一個大問題浮現出來 , 以往 , 國家把不可能的學生期待 : "全知全能" , 拋給了老師 , 成為了老師 責任上的負擔 , 但卻是做不到的事情 (無力感油然而生 ?).


全知全能 是學生與家長 對老師的期待 , 但是 , 老師也是人 , 在目前地球上 , 只有 搜尋引擎 , 透過 網路與大規模電腦主機機房 , 才有辦法 "快速找到" 全球的討論與答案 . 因此這一部分 , 國家必須利用 全國的 , 甚至是全世界的力量 , 把 多元 (角度/深度/廣度) 的教材 , 製作出來 或者 找出來 , 然後放在網路上面 (偏遠地區就寄送 儲存體過去).


在 [孫維新:誰說只有端午節正午才能立蛋?] 一文中
(http://udn.com/NEWS/OPINION/OPI4/7178727.shtml) 提到了關鍵 :
"老師的教學重點,不在「涵蓋」多少進度,而在「揭露」多少奧秘!"

不好意思 , 這裡得說實話 , 許多參考書業者是怎麼產生一本參考書 , 您可以去業者公司看看 , 或者問問大學教授就會知道 . 掛名編輯的老師恐怕都只是掛名 , 能夠幫忙審閱就不錯了 , 文書編輯 或者 學校研究生 才是背後辛苦的 編輯者 (產生文字敘述 / 圖表製作 或者 取得 圖文授權 ...)

上面所述這就是沒有效率的事情 (不斷在 表達層面 之上 , 重新造輪的現象 . 這些教育層次的內容 , 根本是過去以揭發的以及已經深究的知識 , 早有定論.)

國家原本可以 把各地講得最 鞭辟入裡 的解說方式匯聚起來 , 讓同一個關鍵觀念 , 有著 三到五種 (角度/深度/廣度) 的 統計上最被學生接受的講解方式 , 這事情只有國家級的力量 , 才容易做到 , 否則就得以公開計畫方式 , 發動老師們一起來做 (收集彙整到資料庫系統 , 讓統計結果呈現在學生所見的線上教材上 .)

過去的知識 , 如果還讓老師們以 試誤 的方式 , 拿學生做實驗 (單一老師哪裡能夠看遍參透所有目前的 關鍵概念的解說方式與角度 ? 這明明是國家級的工作 , 至少得是越多人合作的專案.)
老師還得 挑選教材 , 以自己的方式詮釋其中一種解說方式 , 這種教材與時間上的限制 , 就立刻替教育畫上了界限 , 這是錯誤的方式 . 放在教材與課程上的 , 都是早有定論的知識 , 可以利用多元的教材呈現 (數種 角度/深度/廣度) 激發學生 學習 / 探索 / 挑戰 的動機與創意 .

養成一位 天霸王 等級的老師不容易 (在此領域 全知全能 , 能夠全方位替學生傳道 授業 解惑) , 但是有這樣的教材 , 以國家級 或者 開放專案來做 , 一點都不難 . 每位老師都可以利用這樣的教材 善盡老師職責 , 一點都不會受限 自身的經驗/時間 資源有限的現實條件 .

這樣規格的線上教材 , 規模大 , 但是不是做不到 , 只怕 國家與老師 沒有 膽識/見識 去完成它 .
拘泥於 每位老師的有限資源 , 到不如想想如何整合 這麼多老師的集體貢獻 , 彙整成每位老師的神兵利器 , 再來發揮老師個別自身的能力 , 啟發每位在地的學生 .